<delect id="08lb9"></delect>

<sup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small id="08lb9"></small></ol></sup>
<div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div>

<em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em>
<em id="08lb9"></em>

<div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div>
<dl id="08lb9"><menu id="08lb9"><form id="08lb9"></form></menu></dl>
    <div id="08lb9"></div>

      <em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em>
      证券代码:000607
      新闻动态
      当前位置
      职业教育扩招100万,补齐产业升级短板?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3-06 星期三   华媒控股 ( 证券代码:000607 )

      3月5日,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与职业教育相关的两个数字,1000亿和100万,正在预言职业教育新的发展趋势。

      财经杂志

     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    文 | 财经杂志  袁建胜 王丽娜    

      编辑 | 朱弢

      3月5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到与职业教育相关的两个数字,1000亿和100万,正在预言职业教育新的发展趋势。

      “政府将?#37038;?#19994;保险基金结余?#24515;?#20986;1000亿元,用于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?#20445;弧埃?#39640;职院校)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”。

      供需错位

      1月24日,国务院颁发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(下称《方案》)开篇第一句便是:“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。”

      “政府对职业教育新提出的政策、重视程度以及切实行动,是非常及时的。”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王星对《财经》杂志记者说。

      另外两个数字也在印证新变化的重要性,24%和92%,根据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数据,劳动力人口中,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的占比只有24%,美国同期接近92%。

      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基础层面,尽管劳动力人口受教育程度的整体提升需要过程,但职业教育在其中必然会起到加速的作用。

      现实情况则是,本应与市场与产业密切相连的职业教育发展多年来颇有“周折?#20445;?#21576;现出两个主要的“错位点?#20445;?#20379;给不足、质量不高。

      前天刚从深圳回?#25945;?#27941;,近期密集调研职业教育状况的王星,?#28304;?#26377;深切的感受:“一方面企业、特别是装备制造业,对技术工人总量的需求非常之大,却长期以来难以满足需求;另一方面则是现有职业教育系?#25745;?#20859;出的劳动者,技能与专业又难以快速与?#23548;?#23703;位对?#21360;!?/p>

      供给长期不足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,产业升级还在制造新的“需求缺口”。“专家讨论、政府推动,都想要产业升级,另外一个真问题是:产业向何处升级?”王星说。

      在他看来,产业升级有两个基本方向,一是大规模标准化,通过技术创新将工艺流程标准化,实现组合式生产;二是大规模定制化,立足大数据,和企业柔性专业化实现智能灵活生产。“两个方向都需要更多、技能水平也更高的工人。”王星说。

      艰难爬升

      同样对职业教育长期跟踪和研究的、?#26412;?#22823;学中国财政教育研?#20811;?#21103;研究员田志磊,对《财经》记者介绍,目前职业教育成为经济与社会发展的“短板?#20445;?#26377;历史和政策的双重原因。

      计划经济时代,中国地方政府、行业、企业根据本地区、本部门的人才需求制定教育发展规划,职业教育对?#29992;?#26377;着很强的吸引力。

      1990年代中后期的两个重要事件,彻底改变?#21496;用?#22312;普通与职业两大教育类型的选择意愿,导致职业教育“滑坡?#20445;?#19968;边是国企改革、工人大规模下岗;另一边是高校大规模扩招,“普高热”出现。

      国家?#26434;?#32844;业教育的政策支持力度有所下降,各种计划经济时期的就业优惠政策被陆续取消;原有以公办或国企的职业学校为主的职业教育体系,也没有能力根据市场经济的需求快速调整。

      几年之后,职业教育的缺失的负面后果——“技工荒?#20445;?#35753;中央政府意识到问题的?#29616;?#24615;, 2000年7月教育部门发出特急电报,放宽招生政策、吸引生源。

      1986年-2001年,16年间仅召开过3次全国职教工作大会,2003年-2005年4年?#32622;?#38598;召开了3次,其中有两次由时任国家总理出席,一次时任国务委员出席。

      政府通过扩大财政投入、拓宽升学通道等一系列手段干预下,职业教育办学条和规模迅速改善。

      2014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》,要求职业教育规划与经济社会发展、人力资源开发与技术进步,教育教学改革与产业升级密切关联,该领域“产教融合”的发展战略确立下来。

      中央重?#21360;?#25919;策倾?#20445;?9年前落入谷底的“职业教育”艰难爬升,2012年中职教育甚至得到与义务教育相同的待遇——免费,但供给不足、质量不高的老问题却没有得到本质上的改变。

      两种态度

      相关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2017年底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主要领导对职业教育的评价是:投入多,效果不?#36873;?/p>

      同年12月,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》指出:“受体制机制等多种因素影响,人才培养供给侧和产业需求侧在结构、质量、水平上还不能完全?#35270;Α薄?/p>

      近期田志磊与研究团队共同完成的《产教融合视角下的区域职业教育发展研究报告》中指出:原有职业教育相关的政策,在推动该领域发展的同时,也在引发地区间的巨大差异和?#26696;?#38754;效果”。

      职业院校、特别是中等职业学校,在融入区域和产业的情况在过去数年间发生了重大变化——一部分地区职业院校融入程度在加深,另一部分地区融入程度则出现?#21496;?#28872;下滑。

      “在东部经?#23186;?#20026;发达地区,中等职业教育与区域经济的相关性在下降,中部地区则在提升。”田志磊说。

      以温州和台州为例,2010年以前,即使经历过国企下岗潮和大学扩招,市场经济发育良好的温台地区,中职教育入学率一直保持在40%的水平,没有明显下滑的态势。

      随着中职教育资助、逐步免费政策不断升级,2010年-2013年,温台地区中职学校入学率却突然“滑坡?#20445;?#38477;幅则高达35%,远超浙江全省平均水平的21%,超过半数的民办中职学校退出。

      这片“藏富于民”、“小政府、大市场”的区域,政府并没有足够的财政资金用于中职学生的资助,非当地户籍人口和民办中职学校,首当其冲地被屏蔽在优惠政策之外,直接导致了当地职业教育供给的整体下降。

     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广东中山等沿海地区,但在中部却有不同的故事。

      由于中央投入较大,地方财政负担较小,政策在中部地区的农业县“成效显著?#20445;?#22320;方政府举办中职教育的积极性高,也并不关心毕业生流向何处,却聚焦于学前教育、财会、计算机等容易举办的普?#24066;?#19987;业,对高技能、企业高偏好专业的兴趣和能力都不足。

      虽然中部与东部在中职教育领域有截然相反的境况,在?#29992;瘛?#39640;学历”意愿的助力下,结果仍呈现出一处:中职教育逐步衰弱,高职教育稳步发展,职业教育内部出现不平衡的问题。

      田志磊与研究团队在访谈大量企业后发现,中职与高职之间的差异,并非来自产业升级对技能人才需求提升的要求,更是政策产生的后果。不同企业对技术工人有不同的要求,企业关注的式技能与薪资之间的优化,而不是学历的高低。

      “还有一个更为深层次的结果,政策还导致了政府、学校与企业三方关系的改变,学校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越来愈密?#26657;?#19982;企业却在疏离,这?#23548;?#19978;背离了政策制定的初衷。”田志磊说。

      两个方向

      李克强总理在3月5日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指出:“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”。前述《方案》则将此作为“激发职业教育办学活力”的首要举措。

      王星认为,依靠市场是发展职业教育的正确方向,这包括三个层面:首先是鼓励民办职业教育,?#23548;?#19978;,目前职业教育中也存在公办学校“招生难“,和?#26029;?#25216;校等民办学校火爆并存的?#32622;妗?/p>

      其次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培养人才:“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差异,在于突出技能与专业的培养,根据企业?#23548;市?#27714;培养人才,也是职业教育的基本特点。”

      第三是通过深化改革,赋予公办学校法人地位和自主办学的空间,激发校长的“企业家精神?#20445;?#26681;据市场快速调整人才培养模式。

      除了“市场化导向?#20445;?#32844;业教育改革另一个重要方向是重塑职业学校评价体系,以及政府、学校、企业的三方关系。

      田志磊认为,在政策调整层面,重塑职业学校的评价体系,并建立相应的拨款机制,有利于促进职业教育健康发展。

      这也是他在苏州、沈阳看到的、令人振奋的“?#35752;?#24335;”职业教育发展新模式:德资企业聚集德苏州太仓、沈阳中?#30053;埃?#20511;助企业较高的培训意愿、良好技能人才培养经验以及地方政府影响力,职业教育形成“技能生成生态?#20445;?#24456;好的满足了当地产业集群的中高技能需求。

      田志磊说:“尝试在职业学校评价中更多的引入包括行业企业在内的第三方评价,将真正融入区域产业发展的职业学校与升学型职业学校区分开来,加大前者的经费支持。”

      “扩招100万固然让人兴奋,与之相关的?#24378;?#33021;超出了职业教育本身的一个重要问题,即如何吸引更多的高素质适龄?#29992;?#36873;择职业教育。因此,这是一个系统工程,涉及到国家技能形?#21830;?#31995;的改革,这是职业教育扩招政策能否取得预期效果的重要制度基础。”王星说。

      来源:财经杂志

      来源:《财经》杂志   编辑:刘赛男
      相关阅读:
        Copyright ? 浙江华媒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:杭州市体育场路218号
        法律顾问: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 朱亚元 陈其一
        浙ICP备15043943号-1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1509号
        排列五开奖结果
        <delect id="08lb9"></delect>

        <sup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small id="08lb9"></small></ol></sup>
        <div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em>
        <em id="08lb9"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div>
        <dl id="08lb9"><menu id="08lb9"><form id="08lb9"></form></menu></dl>
          <div id="08lb9"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08lb9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<sup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small id="08lb9"></small></ol></sup>
            <div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<em id="08lb9"></em>

            <div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<dl id="08lb9"><menu id="08lb9"><form id="08lb9"></form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08lb9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8lb9"><ol id="08lb9"></ol></em>